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信息 > 正文

中国远征军,野人山那段触目惊心、不堪回首的惨痛经历
2018-10-19 22:51 中国远征军网

1942年,中国远征军败退野人山。那是一段让无数老兵都不愿再提起的往事。不是因为征战在异域,不是因为枪林弹雨的无情,也不是因为最后的战败,而是因为在野人山里让人触目惊心的那114天。原始森林中,用白骨铺就的回国之路,让每一个经历过的人,都不忍心再去触碰那些伤及灵魂的痛楚。有多少人坐下再也没有起来,有多少人睡了再也没有醒来,又有多少人对着自己昔日的战友扣动了扳机,又有多少人因为绝望而选择了自杀。

一个让杜聿明后悔一生的决定,让 几万远征军战士,毫不犹豫地踏进野人山,也让几万人永远留在了那里。野人山,当地人叫胡康河谷,汉语意思就是魔鬼居住的地方。远征军战士可以上阵杀敌,可以跟小鬼子肉搏,拼个你死我活,却怎么能斗过魔鬼呢?前面是陡峭的山崖,徒手攀登尚且困难,何况四个兄弟还抬着担架,他们不怕山崖有多陡峭,却怕担架上失去一条腿的战友该怎么办。怎么办呢?商量又商量,该怎么办呢?最后冲锋枪卡到最后一颗子弹,含泪射向了战友。

前方已经没有路了,要开始爬山了,战地医院里几百个躺着的伤员要丢下吗?杜聿明面对这近千的弟兄,该怎么办呢?连杜聿明都没了主张。伤员们眼中有孤苦无奈,也有大义凛然,他们是重伤员,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,他们在战斗中拼命而负伤,却因负伤而成拖累,这个世界公平吗?走吧,大部队走吧,不能因为我们而受拖累,给我们留下一桶汽油就好。这位军长流泪了,这位军长跪下了,军长对不起兄弟,军长不住的磕头,不住的磕头。后续的部队看到这片焦土,闻到空气中的焦肉味,也不住的磕头,谁也没有例外。

雨季的丛林疾病横虐,而最容易被传染的就是卫生队的护士。一种病痛,或许可以抵抗,可同时感染了几种传染病又有谁体验过,抗争过。花一样年纪的小护士,发烧、疼痛、昏迷,已精疲力尽,病魔已经让她不堪忍受。那个清晨,或许她昨天来时就看到了那个断崖,或许她利用一晚上积蓄了力量,趁着清晨少许的清醒,跑着奔向了悬崖,纵身而下。

800里荒无人烟的野人山,进去了5万人,而出来的却只有区区几千人,4万英灵不都是亡在日本人的枪炮之下,而是在荒蛮的大自然面前,无奈的屈服了。手握钢枪,能打死豺狼虎豹,却消灭不了蚊虫的叮咬;人多势众,能开出一条血路,却阻止不了疾病的传染;众志成城,能相互搀扶鼓励,却抵挡不住瘴气的侵袭。雨说下就下,山洪说来就来,那是真正的比豆大还大的雨点,那是真正的比猛兽还猛的洪水,在大自然面前,再强的战斗力也会无可奈何,再坚的意志力也会消磨殆尽。八百里的野人山,你到底要吞噬多少抗日英雄的遗骨!

我们常说意志是磨练出来的,那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摧残。现在,当年远征军的老兵对那段凄苦的经历要么三缄其口,绝口不提,要么提起来依然是老泪纵横。那是他们铭在心中的痛,那是他们刻在骨里怯。他们在横尸遍野的战场上没有退缩,却在满是战友遗骨的回征途上心声胆怯;他们受了重伤没有喊痛,却在看到战友数小时就变成白骨时而痛彻心扉;他们征战异国离开家乡时没有流泪,却在看到战友绝望的眼神时痛哭流涕;他们在战壕里仰望星空没有想家,却在这荒芜的原始森林中如此的怀念母亲的怀抱。他们还只是一群刚成年的孩子啊!

本能的向前走,是他们唯一能对生命担起的责任。114天,对于一生或许是短暂的,对于那一次经历却是全部,对于没有走出野人山的抗日战士却是永远。杜聿明部2万多人,到达印度边境只剩2千人,经历了九死一生,走出魔窟的那一刻,他们除了呼吸和心跳也许什么也没有了,可是走出魔窟以后,他们迎来了自己蜕变的机遇。一年多以后,他们再一次进入了野人山,这一次,他们是带着必胜的信心和复仇的怒火。反攻,必须要从这里开始,从野人山开始,他们踏着战友的遗骨,把鬼子打的落花流水,把鬼子打的绝望透顶,他们胜利了,最终抗日战争也胜利了。

中国远征军,我们应该知道他们、记住他们、缅怀他们、心疼他们,他们也是作为中国人战斗在抗日的第一线,也是拿出了中国人的骨气与日寇搏杀在血淋淋的战壕里,也是为了中华民族不受屈辱奉献了自己的血肉之躯。不管他们后来怎样,但是作为中国远征军的他们,就是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,不是吗?

文章来源:百度百家号  作者:王先生讲历史



CopyRight © 中国远征军网 版权所有

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902号
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微博 QQ群:47788950 网站地图